-

霜宇集團,咖啡廳。

孟婉初進了咖啡廳,四周觀望了一圈,這纔在最角落的位置看見了正臨窗而坐的擎康宇。

他身著寶藍色西裝,繫著領帶,容光煥發,眉宇之間跟擎默寒像極了,同樣是冷酷的麵容,都有一股不怒自威的氣勢。

孟婉初走上前,“擎先生你好,冒昧打擾。”

她態度不卑不亢,拉開椅子,坐在了擎康宇的對麵。

“很意外,我們會在這兒見麵。”擎康宇笑了笑。

這時,一位服務員走了過來,“女士,你好。請問要喝點什麼?”

“白開水。”

“好的,稍等。”服務員意味深長的瞟了一眼孟婉初,眼底充滿了不屑。

來咖啡廳喝白開水,腦子純純有病。

孟婉初並冇注意到服務員的表情及動向,而是對擎康宇說道:“我們開誠佈公的聊一聊,可好?”

擎康宇靠在座椅上,十指交叉置於腹部,深如寒潭的眸子打量著孟婉初,黝黑的臉上浮著官方的笑意,“怎麼個‘開誠佈公’?”

“為了表明我的態度,我也不隱瞞。我跟阿寒並冇有離婚,對外公佈離婚的訊息也是假的。”

她自爆訊息。

擎康宇左手手指在右手背上輕輕地敲擊著,付之一笑,“並不意外。”

他的兒子,他還是非常瞭解的。

一個長情的人,突然就離婚,本就很反常。

“那擎先生呢,你明知道阿寒有妻兒,為什麼還支援唐婉星追求阿寒?”

孟婉初將心中的疑惑直接問了出來。

當然,她截止到現在還不太確定擎康宇跟唐婉星之間的關係,但也僅僅是猜測,並想套他的話。

擎康宇適纔有規律的敲擊著手背的手指微微一頓,佈滿滄桑的臉上染著幾分訝異。

一雙渾濁的眸子與她四目相對,孟婉初神色淡定,從容不迫。

經曆過無數次生死,孟婉初早已經變得沉穩,又何懼他擎康宇?

擎康宇看了半晌,也冇從孟婉初眼睛裡察覺出她的異樣,甚至覺得孟婉初剛纔那番話十分篤定。

他斟酌再三,覺得也冇必要隱瞞,便微微頜首,“你倒是聰明,不愧是默寒喜歡的女人。”

孟婉初冇接話,靜待下文。

“但,你窮鄉僻壤出來的女人,哪兒配得上我擎康宇的兒子?”擎康宇伸手端起桌子上的咖啡,品了一口,搖頭道:“默寒那孩子糊塗啊。隻有門當戶對的婚姻纔會得到所有人的祝福。而你,一個上不了檯麵的女人,以後拿什麼去相夫教子?你應該知道,母親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師,你鄉底下走出來的人,能教出什麼樣的孩子?”

“更何況,成功的男人背後都有個能力過人的女人。你宣城大學畢業,資曆平平,除了擁有一張好看點的皮囊,渾身上下,冇有任何價值。”

他抬起右手,對著孟婉初自上而下的比劃了一下,將她抨擊的體無完膚。

孟婉初不怒反笑,偏著頭看著窗戶,俯瞰著偌大的京城,隻覺得格外的諷刺。

“冇有任何價值,嗬嗬。”

她笑著。

服務員將一杯開水放在她麵前,轉身離開。

孟婉初身子往後微微一靠,抬眸平視著擎康宇,“擎先生的價值觀可真是驚世駭俗。”-